不是胖丁是皮卡丘

你是个胆小鬼吗?我是

音乐家(mingkit)


【Kim的生贺✔】

ming的童年回忆是从钢琴开始的。

猫和老鼠里汤姆猫演奏的华丽乐章深深吸引了他,拽着父母逛街时在商行的立式钢琴弹出了基本都旋律,于是惊喜的父母开始了认真的培养他。

ming也很努力,小小的身子连琴凳都要大人抱上去,但一在上面练习就是一天,废寝忘食。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比赛中屡屡创下佳绩,很快同龄的朋友都再也不是他的对手。

年纪不过初中的他就这样一个人背着琴谱,离开了家人朋友,开始了独自在大都市中的名师求教之路。

不知道有多少孤单寂寞的练习,才有了现在的音乐会首席钢琴家。

在采访之中,ming一直最感谢的都是另一位首席——小提琴首席kit先生。

"如果不是kit,可能早就熬不下去了吧。"ming笑着摇头:"小时候哪有什么爱与恨的感觉,日复一日的练习,没有边际的等待着机遇,要不是kit,我早就因为厌恶钢琴跑回家了。"

旁边一同参加采访的指挥不着痕迹的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

夸太过了吗?ming脑子转了个弯,大概是kit听了又得害羞地直跳脚。

在外人看来,明明小提琴是个那么优雅的乐器,kit却是个众所周知的暴脾气,两者之间一点也不配。

但小提琴到了kit手里却能发出最耀眼的光芒。

"因为kit是真心爱着小提琴,爱着音乐的。他感染了我,甚至说,他说服了我。他是真的当之无愧的音乐家。"

两人的相遇————并不如之后的关系和谐友好。

事实上是kit单方的凌虐。

毕竟在需要争抢的练习室碰面,谁都不会心情好的。

"你们为什么这个时间点还在这里啊?不知道现在是钢琴的练习时间吗?"学钢琴的学长对着几个弦还没收起来的拉小提琴的小萝卜头发火。

几个小萝卜头互相看了几眼,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收拾的速度。赶快离开总比被学长拉着揍一顿好吧,听说钢琴的学长们都很凶的。

这时候kit从外面的厕所回来了。

"今天是我申请的这间教室的使用权,老师签的资格书在这,现在这个教室就是我们小提琴的练习室。学长们要是想练习可以提前去老师那打报告,而不是在这里凶我的学弟们。"kit穿着白衬衣,脸绷的紧紧的。

"原来是我们未来的小提琴首席申请的……那就算了吧。"学长瞥了一眼kit,凑过来对他耳语:"少拿老师当挡箭牌,以后走着瞧。"

kit面色不变:"彼此彼此,希望学长们以后多走规矩而不是走拳头。"

学长带着人气急败坏的走了出去,最后只留下小小的ming。

ming今天其实也很懵逼,他只是被学长忽悠来壮壮人气,谁知道是这么个尴尬的情况,这个小小的人儿竟然那么强悍的不怕比他高壮那么多的学长,这让他很是欣赏。

"你好,我叫mingkwan,我……"kit看都不看他就伸手礼貌的打断了他的自我介绍:"这位同学,钢琴的练习室不在这,请你出去。"

ming也没生气,果然是学长口中那位未来的首席小提琴手,傲气点是应该的嘛。

在他的四处搜集之下,知道了kit其实就比他大一岁,两人从师于不同的老师,但有个小小的联系:kit的老师和自己的老师是一对恩爱的夫妻。kit的小提琴拉的很好,很有天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有朝一日他一定能登上大型音乐会的首席之位。因为两位老师的大力夸奖,kit在这个学校都是很有名的。

有喜欢他的,也有不喜欢他的,但都唤他一声"未来的小提琴首席"。喜欢他的自然是夸奖他,不喜欢他的就是赤裸裸的讽刺了。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kit呢?明明他那么好!

琴拉的好,人也长得好,还很护短。

因为想着kit弹琴,连老师都说他今天的琴声透露着心不在焉,狠狠罚了他——独自在琴房里练习。

ming有轻微的黑暗恐惧症,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

果然是很害怕啊……

练习久了……钢琴有什么好的……并不是那么有趣的啊……

这时候教室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kit瞪大眼睛看着ming边哭边弹琴:"mingkwan,就算是老师罚你练琴,为什么连灯也不开?"

ming正哭的委屈也不理这个让他分心的罪魁祸首,kit只好走过去拍拍他的背:"好啦好啦,是不是不知道教室有灯?确实开关放的很隐蔽啦,怕黑,想家还是不想练琴?嗯?哭成这样。"

然后被说的更伤心的ming搂入怀里,看着那人在自己肩膀上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kit也没嫌弃他烦,拿自己雪白雪白的衣袖给他擦眼泪,安慰他:"其实我之前也很想家啦,别哭哦。今天状态不好老师说你了是不是?其实我也天天被老师骂啦,但是一想到小提琴,我就感觉又有力气了,毕竟它那么好,要是我向世界表达不出最好的它,那它也会很伤心的吧。"

ming懵懵懂懂的看着kit,眼泪还挂在眼角上,但是还是努力点头:"我会好好练琴的!"

kit拍拍他的头,拉着他去老师家吃饭。老师嘴上严厉,其实ming一加练就后悔惩罚他了,于是偷偷委托kit去看一眼ming,再带他来家里加个菜,谁知道kit直接抓住了一只小哭包ming。

老师看着ming通红的眼眶也很是愧疚,挠挠头叫出来了自己的妻子,也就是kit的老师,来陪两个孩子聊天。

没想到老师方法竟然是两个人轮番爆料kit的小秘密,比如其实很多时候不是对人生气,只是害羞了就会开始乱怼人,内心还是个小孩子。表面上喜欢白衬衣,内心却最不喜欢洗白衣服这种麻烦的事情,所以硬是在宿舍藏了一个小小的洗衣机啦…………

kit恨不得捂住耳朵,这两位恩师还能不能行了!哄人为什么牺牲最大的还是自己啊!不过要是能让ming好受点也就算了。

ming看出他的羞涩,赶快截住老师的话头:"老师,kit学长真的很好,我特别喜欢他。"

kit偷偷瞄他然后接触到目光后又假装正经的挪开:"那当然了,我那么好。"然后羞到耳朵都红了。

后来两人就开始同进同出,每天ming都跨越一个大院跑去找kit一起吃饭,kit有时间的时候也会过来陪着ming一起练习。不过两个人最常做的事情还是合奏,钢琴和小提琴的合奏堪称一绝,每次练习室外都能围一圈迷妹。

艺术团选人的时候,ming也在场,他看见kit抓着琴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悄悄走上前去跟kit说话:"kit不要怕呐,我相信kit的实力的,只要是正常发挥,kit一定能成功的。"

kit拿琴弦虚打了他一下:"那是当然,还用你说。"心里却是放松了许多,ming的鼓励是甘霖,让在重压下的kit终于露出了第一个笑容。

kit不负众望的顺利通过了筛选,第二天才是钢琴的筛选,钢琴的练习者相对于小提琴更加多,竞争也更大,ming年纪偏小,在情感方面并不是很出众,这是他的一大问题。

ming决定晚上通宵练习,kit劝他好好休息,苦劝不动之后气鼓鼓的决定要陪ming一起练习。

"kiiiiiit~你好好休息吧好不好?今天已经够你累了,你还陪我在这通宵。"ming担心的看着在椅子上摇摇欲坠的kit。

"唔……不行啊,你万一进不了艺术团怎么办啊……我想一直跟你在一起的……"kit用手撑着脑袋看他。

"kit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ming放低身体凑近看他,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对kit的心意是隐藏的,暗暗的,一直小心的依赖着kit,没想到kit也是如此依赖着他,心意相通的感觉真是奇妙。

"当然知道了,傻ming什么都不懂。"kit嘟嘟囔囔的快要睡着。

ming凑上去吻过他的嘴角:"谁说我不懂了。"

kit睁开眼睛看他,只看见他紧张的眼角都开始泛红,眼睫毛抖得不行,生怕自己抗拒他。

然后加深了这个吻。

第二天ming也顺利的进入了艺术团,评委老师都夸赞他弹的曲子富有灵性,带有感情。

能不带有感情吗?不然老子的初吻去哪了!?kit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抖腿。

这一路上,两个人一直相互扶持着,期间也有痛苦没有意思的训练,也有别人恶意的打压,但是他们都一起熬过来了。

站首席的kit和站首席的ming在音乐会相遇时都不是第一次站首席,但因为两个人的心意相通,效果竟然远好于其他人的配合。

两人也很是闯出了一番事业,只不过kit的性子……着实太容易害羞了。

比如两人一起接受采访,ming夸kit的某曲尾音处理的非常好,哀婉动人,kit先是脸通红,然后强作镇定的回他:"你弹的也就一般般好吧。"

好嘛,ming知道这是kit极高的赞誉了,不过媒体可不知道,第二天新闻浮现的全是"惊!两首席不合!连明面都不愿意维系!"

kit看了新闻难受了,跑来找ming又是一顿小拳拳。kit坚持不让两个人同频采访,ming欣然接受,讨了好几个亲亲当做赔礼,便每每放任kit后一步接受采访。

于是就————

看不见kit的时候,大型吹kit。

这样两个人都开心了。

指挥还在努力坚持不懈的拿胳膊肘捅他,别说了啊ming,你平常吹也就算了,今天kit都已经站你后面好久了,你还能再把kit对你的意义再旧事重提一次,也是胆子够肥。

"嗷,你干嘛呀。"ming终于回应了一下指挥大人。

"请自己祈福自己。"指挥拍了拍他的肩,眼神可见的怜悯。

…………

ming战战巍巍的回过头,看kit对他笑。

"kit……其实我啥也没说,哈哈哈……你接受采访吧。"ming小心翼翼的看kit。

"好呀。"kit接过话筒。

"ming跟我的婚礼将会于两周后举行,所以下一场主题音乐会是赶不上了,给大家请个假。"kit一开口就是个重磅炸弹。

ming满脑子弹幕,啥,谁要结婚了?是我不?

"对了……还有,mingkwan,那个……你接受我的求婚吗?"kit红着脸看他,眼神亮闪闪的,是最大的渴望与爱恋。

ming勾过kit的脖颈:"当然了,我的王后。"

如果说钢琴是“乐器之王”,那么小提琴就是“乐器中的王后”了。

那么kit,也是我最最最宝贵的,王后。

【看完滴大家请给上一篇合集点个赞!😁大家真滴很不容易!】

评论(5)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