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胖丁是皮卡丘

你是个胆小鬼吗?我是

南瓜马车(mingkit)

严重ooc
一个不知所云的产物,震惊和愤怒过后,也许要做些什么。

 
kit最近很忙,忙到回家倒头就睡,ming每天晚上回来跟他说不上十句话kit就累的眼皮都睁不开了。

给kit盖好被子,ming拨弄着胡乱糊在kit脑门上的刘海,医院的工作这么忙的吗,听forth学长说,beam医生最近也是疯了一样的忙。

beam医生在儿科,而kit在外科。

难道说有哪里的孩子们出了什么群体性的意外?ming掏出手机搜索,可是新闻的首页明晃晃的写着在某个时尚大秀,一个模特摔了一跤这种娱乐性质非常浓厚的新闻,不像是出了什么大事的样子。

kit这些日子,真的愈发憔悴。

ming爱怜的在kit额头落下一吻,抱着kit刚要睡下,就听见kit闭着眼小声唤他。

kit在外永远是一副风风火火厉害的模样,只有ming能看到露出如此脆弱表情的kit。

"宝贝怎么了?"ming半坐起来,将kit整个人都揽入怀里,手轻轻拍着kit的背,示意他可以全部说出来。

难得的kit也没有对宝贝这个称呼提出异议,反而是更依赖的往ming怀里靠了靠。

"ming知道最近xxx幼儿园发生的事情吗?"kit将脸整个埋入ming的颈窝,闷闷的说。

"不知道啊,你也知道的,我们工程院一进工地什么消息都看不到,但是我刚去新闻网看了一下,什么报道都没有。"ming摸摸kit的头发回应。

"当然没有……新闻了,这种事情……呵,怎么会出现在新闻里呢?现在他们恨不得把知道的人都抓起来吧。事情出来了,不想着怎么解决问题,反而怪提出问题的人……"kit突然爆发的情绪让ming措手不及,kit虽说性子别扭了点,但从来不会用讽刺的话语去谈论事情。

看来是非常严重的事情,ming搂紧了kit:"那kit给ming讲一讲发生了什么吧。"

"…………,总之,这是非常严重的猥亵幼童事件。现在有几个孩子在住院接收治疗。你说,那些畜生真的会良心过的去吗?他们都才是三岁的孩子啊……"kit平静的叙述却在最后破了功,隐隐的露出了哭腔:"孩子们就连这些事情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为什么要遭受这些痛苦!"

ming也没有想到这么严重的事情竟然连一丁点消息都没流出来,一时竟愣住了。

"kit,这种事情应该……让所有人知道才是。"ming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家长们都非常努力了,可是大家还是看不见,这是为什么,我想你也心知肚明了。"kit无力的往ming怀里躺:"最近beam很忙,我经常去孩子们那里,所以回来很晚。"

ming亲一口kit:"知道了kit医生,这是你的职责。"

等kit睡着了之后,ming摸出手机。

kit第二天看着孩子们的病房里出现的巨型南瓜马车床目瞪口呆,据说是某个好心人订购送来给孩子们的。不过看着孩子们都争着抢着要躺在里面玩,kit也难得露出了两个酒窝。

在确认过院长这个床可以放在病房旁的休息区后,kit才算是送了口气。看见beam不怀好意的挑挑眉毛向他走来:"Kitty,可以啊,ming竟然私房钱这么多。"

"他哪来的私房钱,每个月都存起来买房呢。"kit撇撇嘴。

"还说没有,喏,你家小狼狗送来的南瓜马车,要接你这个辛德瑞拉回城堡呢!"beam看kit好像还不知道这个传说中的爱心人士是谁好心点破。

"…………那还真的挺多的。"kit望着beam,"不过我觉得这个南瓜马车不是来接我的。"

"这个南瓜马车是告诉孩子们,他们也许是受后妈苛责生活非常艰辛的辛德瑞拉,但因为他们自己非常努力善良,再渺小的尘埃也会被看见。终有一天,欺负辛德瑞拉的后妈和姐姐都受到了报应,而曾经伤害过孩子们的人,也会受到法律和道德的双重谴责。"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可以保持善良。但帮辛德瑞拉变出南瓜车的仙女教母却一定要把后妈的恶行告诉王子,继而昭告天下。"

"beam,我想我们该去做这个仙女教母。"kit看着beam,眼里星光闪闪。

beam回握住kit的手:"我想跟我们有一样想法的记者也不在少数,让我们一起成为辛德瑞拉的仙女教母吧。"

专门请假来看kit的ming可怜巴巴:"那个,我也想当,beam学长能不能先放开我的kit。"

【最后成功了吗,故事里会成功吧,现实呢,希望从此以后,不再有这种事情。魔鬼真的在人间。】

评论(8)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