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胖丁是皮卡丘

你是个胆小鬼吗?我是

关于一起看烟火(mingkit)

ooc,平行世界

kit被选中出国交流半年。

日本啊日本,我好像天生跟你过不去,ming的心已是千疮百孔,想当年kit最后一个大学假期就是浪费在日本的,没想到过了几年,竟然兜兜转转还是你。

kit本人倒是没什么意见,他还年轻,本来就该在学术方面更用心些。

不过,理智是理智,感性是感性。

看着ming默默给他收拾行李的样子,无数次艰难的把"不然我还是不去了吧"咽回肚子里。

说了就再也出不去了。

正式出国的那天,kit谢绝了pha和beam的十八里相送,决心跟ming来个两人的告别。ming平常唠唠叨叨的嘱咐他很多,到了临头,又只会红着眼眶。

"kit到日本不要看女生的腿呐。"

半天就憋出了这么一句。

kit拍拍自家小狼狗的头,这里面都装的什么玩意啊,能跟你在一起就是已经弯了,还能再回去找妹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而没回答的问题在ming眼里就是不答应了。

"那……看看也行,但是绝对不能出轨呐学长!"ming撇着嘴委屈巴巴,kit看了只觉得心疼:唉这孩子到底是多没有安全感啊,还看看也行……

拉低ming的领带,顺带将嘴唇停在ming的唇前一厘米:"不会看女生的腿,也不会出轨呐。"

撩了就走,是我KitKat本kat了!就是这么厉害!

当然ming不会放难得主动的kit走,他轻柔的覆上kit的唇,辗转厮磨。

"该结束了,不然我不会放kit走了。"一吻毕了,ming更加努力的平复情绪,努力伪装成正常的样子,毕竟他要送kit走。

"好啦,很快就回来了,记得好好照顾自己。"kit给ming理理衣领,在脖颈处亲了他一口才依依不舍的走向安检口。

看着kit的身影远去,ming立刻掏出了手机。

下一次假期到底是什么时候ming自己也很没有底。

很凑巧的发现一个月之后他就可以轮休一个星期,而且日本的花火大会也正是那个时间。

Kitty,不要太想老公啊,一个月以后老公就来了!

一个月的时间匆匆即逝,两人每天视频视到一方睡着才算结束,可谓是依依不舍到了极点。

kit不是不想ming来找他,可是ming的工作也很忙,如果牺牲睡眠来节省出休假,那kit宁愿不要见到ming。

ming也没有透露出一丝要轮休的消息。

毕竟在他的幻想里浪漫的场景——是这样的:kit在花火大会里突然见到他,含着泪扑过来,然后两人就可以在花火背景下来一场亲亲。

可惜了。

kit是一个毫无浪漫细胞的(曾经的)直男。

在ming小心翼翼的打探kit要去哪观看花火的时候,kit非常惊异的提出了疑问:"这里竟然有花火大会?"

然后听ming说要穿传统服饰的习俗之后更加懒得动了。

但是磨不过啊,真的磨不过。

ming可怜巴巴的对着镜头:"ming还没有去过花火大会呐,学长不能拍几张照片回来给ming看吗?呐呐呐~"

好吧,谁让自己找了个磨人精当男朋友呢。

到了当天,穿上早就租借的传统服装,套上木屐无奈出门。

人多,而且大家都是成群结队的,身边没有ming,不知道看个什么玩意。

kit沉重的迈着步子。

ming到了现场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理想化,果然电视剧就是电视剧,现实生活是无法实现的。

比肩接踵的人潮,kit要是能一眼看见他,那kit大概是鹰眼了。更何况,就算是看到了,kit的小身板估计都挤不过来。

大家还是现代化一点吧。

kit反而先给ming拨来了视频邀请,ming手忙脚乱的跑到周围的小巷子里接通:"kit,怎么啦?"

kit抿着嘴:"不是没看过花火大会吗你?给你直播看呀,你在忙吗?"

"嗯……还可以吧,不算忙,就是在找一个人。"而且那个人是我老婆。

"不会还是你老板的女儿吧……??"kit撇嘴。

"怎么会~是很重要的人呐,今天一定要找到的。"不找到连住的地方都没有QAQ。

"不然你先找?花火大会还要一会才开始呢。"

"kit,你现在在哪啊?"

"我在xx大街的一个小巷子里,主街道人太多了,害怕挤到人呐。不过给你说这么详细,你也是不清楚的呀。"kit露出有点点不开心的样子,又马上强迫自己换上笑脸。

"……那kit不要动呐。"ming把手机举在胸前,尽力奔跑着,kit所在的那条街离得并不算远,只不过跟他离了两条街道而已。

kit莫名其妙,ming为什么突然就跑了起来,是为了找人吗?嘱咐自己不要动是害怕自己被挤着还是什么?

突然想到了什么,kit的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

是来找我的吗?所以不让我动?

还是自己因为太过想念他了而产生的自作多情呢?

kit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神还是不自主的看向了巷子口。

ming很快就跑到了kit所在的街道,这条街并不算宽,人也不算多,可他还是没有看见kit。ming急出了一身汗,最后还是不甘的问kit:"宝贝你在哪呢?我在xx大街的xx商铺门口呢。"

kit其实就站在他身后,跳上他的背:"我在你身边啊。"ming全靠下意识接住了kit,又吓出一身冷汗:"祖宗哎,你就不怕我接不住你,摔了怎么办。"

"不会呀,你从来都接的住我的。"kit蹭蹭他的脖子,偷偷在他脖后一个接一个的吻他。

虽然幻想的场景没有实现,自己一身臭汗,但还是见到了自家的kit学长,一切都很圆满了呀。

kit很快就不满足在ming的背上,扑棱着要下来,ming小心翼翼的把他放下来,然后就被摁着胸击了一拳:"你不会是偷偷跑来的吧?工作不要了?"

ming避而不答:"kit你看好像要开始了。"

kit显然不是好糊弄的,自觉的从ming的裤兜掏出手机备忘录,看到一个月前就做好的规划和休假时间。

"所以你竟然能瞒我一个月?零花钱都没收了!"kit气呼呼,亏得自己还想他想到昨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哭,要是知道他能来就绝对不会哭了啊。

"kitkitkit,呐呐呐~我真的很想你啊~"无辜眼加撒娇,kit最吃这套。果不其然,kit很快就软了下来:"我也很想你。"然后把小脑瓜深深扎进ming怀里。

ming只以为是kit害羞了,却感受自己胸前的衣服渐渐湿润,后知后觉的感觉到,kit哭了。

"是ming的错呐,没能告诉kit,让kit担心了。"ming拍拍kit的后背。

"大老远的,你一个人自己跑过来,多危险你知道吗?要是不遇到我你该怎么办?钱带够了吗住处想好了吗语言什么都不会……ming你真的要吓死我了。"kit锤着ming的胳膊。

"好啦好啦,但我不是很好的看见kit了吗~有kit就什么都会了呀。"ming亲亲kit的发旋:"花火大会开始了呐,kit快抬头看呐。"

烟火很美,是那种很震撼的美,五颜六色的光绚烂的盛开,又在最绚烂的时候退下。来来回回,往往复复。

kit看的入了神。

ming看kit看的入了神。

头发,眉毛,眼睛,鼻子,嘴。

眼神落在嫣红的嘴上不肯移开。

kit斜眼看见ming日常的痴汉表现,心里叹一口气,还是拉下ming,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周围的恋人们早已开始了交换口水的活动,自己也不能落后太多吧。

"这次就原谅你,但以后有事一定要先告诉我呐。"kit用手指戳着ming的脑袋教育他。

"那……我现在说了哦。"

"好想kit,现在,特别想在床上的kit。"

"…………"

"这种骚话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不要啊,是kit说要全都告诉你的~~~"

评论(6)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