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胖丁是皮卡丘

你是个胆小鬼吗?我是

【转载于天府泰剧】2 moons《逐月之月》中文版(Ming-Kit篇特别篇)下

小笊闯天涯:


“嗯,我到他家了,太感谢你了Beam。”


“混蛋,我都到日本了还是躲不开你的电话。”


“好像用Line打给你更方便哦。”


“你招惹Kang的事要是被Ming知道了,小心他打翻醋坛子。”


“他会理解的。”


我挂了电话,面前就是Kang的家了。我开车过来的,累个半死,虽然他家找起来也没那么麻烦。我抹了把汗,然后熄火下车,给Kang发了短信,告诉他我到他家门口了。


他应该跟我那会儿一样吃惊吧,尽管他还在莫名其妙生我的气,但也还是快速穿好鞋飞奔过来找我。他不想我进他家,于是带我来附近坐着。


“你怎么回事?”见了面我就急着问,“给我解释清楚先。”


“你也许并不想听,我怕你经受不住。”他一直躲避我的视线。


“什么啊,快说!”


“你真的想知道吗?”


我特么真想一口盐汽水喷死他!我的手机振动了,应该是Ming打来的,可是那时候我一点都没有发觉。


“我都来这里了,你说我想不想知道?”


“那你知道后千万不要生气。”


“槽,你倒是快说啊!”我怒拍了一下小腿部位的蚊子。


“Kit…”


“…”我转过头去看他,好让他知道我在认真地听。


“我以前…喜欢过你。”


居然是这样…我狂咽口水,这种问题也不值得再问我一遍想不想听了。


“开玩笑的吧?”我把头扭到一边缓解尴尬。


“没开玩笑,我真的喜欢过你。”


“我还帮你追过那个叫奥利弗的妹子啊!”


“那时候我以为我喜欢那个妹子,但事实上我发现我更喜欢你。”


这话我没法回啊,我连手都不知道该放哪里了。


“我之所以还要追她,只是因为想把你绑在身边而已。”


“…”


“我不敢告诉你,因为我怕你会尴尬,况且那时候我一直觉得你喜欢的是女生,所以也不敢表现出来。”


还记得Kang被雷劈时的样子吧,现在的我就是那个样子的!我根本没有想到事情的真想居然是这个样子,那时候带他逛暹罗广场,那时候带他去奥利弗的女校找人,原来他只不过想跟我待在一起。


得知真相后的我的确震惊不小,我和Kang一度陷入沉默之中。


“我没法不生气,当你说你喜欢男生的时候。我很气,为什么明明是我先遇到了你,却被一个不知道谁的后来者给追到了。”


“…”
         “能告诉我他到底好在哪里吗?”


我叹了口气,Kang看起来稍微冷静了些。


“可能…因为帅吧?”我能想到的也就这些,“然后很高。”


“什么鬼,我难道不帅,我难道不高?”


“他很爱我。”


“我也很爱你啊!”我说什么Kang都能反驳回来,“槽,管他的,找个新的算了,都是我的错,当年没有义无反顾地向你告白,我早该做些什么让你知道的。”他又开始暴走了,“跟我去喝点酒吧,明天跟我去Silom玩。”


“哈…”


“哈什么哈,你把我伤得这么彻底,你必须得陪我。”


“你搞什么啊Kang!”


“就这么定了!”


我被他拽起就走,连手机都差点没带上。Ming已经不给我打电话了,转而发了条短信,他问我睡了没,明天陪表妹,后天就来找我。


可我却没打开看…





宋干节的下午。


我是真的不想出门,一点出门的念头都没有。我全身只穿了一件黑色T恤加一条短裤,把手机和零钱放在防水袋里。我还跟Ming说好了在家看书的,还跟他说我不喜欢去人多嘈杂的地方,可我现在却偏偏往最热闹的地方赶。


我担心将实况告诉Ming后,他要误会,所以只好骗他在家睡觉。而Ming看起来也正忙着陪他表妹,我猜他表妹一定是个让人不省心的调皮小孩。


我出门去坐地铁,跟Kang约好了在Silom 见。过了不一会儿就到了,就要参与到宋干节玩水大军的‘百团大战’里去了,光想想就折腾,真的还不如回去睡觉。


“如何?”见到Kang这个肇事者我便跟他打招呼,他已经全副武装随时准备投入战斗了。手拿两把大水枪,对我咧了个大大的微笑,还将其中一把递给了我。


“这些个来来往往不怕死的,看我一会儿不把他们射成傻逼!”


“喂,别太过了,传统一点就好。”我赶紧提醒他。


“你赶紧闭嘴,害我伤心难过的人没资格说话。”


好吧,你开心就好…我畏畏缩缩跟在他身后,走向他为此精心准备的宋干节战场。不用说也知道有多少人了,我刚才都用‘百团大战’来形容了。


“看招!”咻咻咻,不等我允许我就被不知哪冒出来的水柱射了个全身湿嗒嗒。


“哼!”我撅起嘴来,我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见我反击对方突然哈哈大笑。


“卧槽,好可爱啊!”我听见他转过头去招呼同伴们看过来,我赶紧低着头逃走了。


Kang离得不远,正玩得不亦乐乎。他会时不时回头看我两眼,我一般都不怎么主动攻击别人,除非别人惹我。有一点我很郁闷,怎么射我的都是男孩子,女生都干嘛去了。


挂在脖子上的手机震了起来,我浑身湿透了根本没法接电话。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来电显示上Ming的名字。


“你不接电话吗?”


“不接了,太湿了。”


“你在哪?”


“Silom。”


“不是说在家的吗?”


槽…一听这声音我就觉得不对劲,太特么熟悉了,是Ming啊!吓得我一个激灵,赶紧回头看。


“为什么骗我?”他嚷着,“还有那家伙是谁,是那个念曼彻斯特的零食大亨的儿子吗?”


“呃,是,但…”


“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一定有事瞒着我!”


“这样,你先冷静下。”


“冷静不了!”


“能跟你玩水吗?”有个人走过来想要跟我玩。


“玩你麻痹!”Ming回头对那人就是一通怒吼,吓得那人赶紧捂头逃跑。


“发生什么事了?”Kang见势不妙过来问我,当然他也碰到了Ming。他将Ming上下打量一番,脸色忽地冷了下来。


“你好。”


“好个屁!”Ming的情绪越来越失控,我赶紧抓住他的衣角身生怕出了啥事被警察蜀黍带走。


“冷静啊。”


“冷静不了,都这样了叫我怎么冷静!”


“这样是怎样啊?”


“劈腿!”Ming指向Kang,“和这家伙!”


“劈毛线啊,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让我怎么想,电话也不接,家里又没人。”Ming扯高了音量。


“你来找过我了?”


“嗯啊!”


昨晚我到家已经凌晨一点了,Kang一直缠着我跟我聊那些中学时代的事情,但我们只是喝喝酒并没有干出格的事。


“他一直跟我在一起。”Kang又突然横插一脚,嗓门还跟练美声似的扯得那叫一个洪亮。


“你说什么!?”


“就跟你听到的一样,你还想听些什么?”


求求你,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我瞥见Ming已经捏紧了拳头,下一秒就要朝Kang脸上招呼过去了。我还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事情,一下子慌了手脚。


“Ming葛格,这位是你朋友吗?”传说中的那位表妹拉拉上前扯了扯Ming的衣袖,一开始我还以为她只是十四五岁的小孩子,想不到竟然有十八九岁了,出落得亭亭玉立的。


“不是朋友。”Ming还在气头上,“你不是想玩水吗,葛格一会儿带你去。”


说完他就抓起表妹的手径直往前走去,Kang似乎觉得自己赢了Ming一筹,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觉得好笑吗?”我问他。


“真让人嫉妒。”


“…”


“他好像真的很爱你。”Kang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跟他去吧,我再找人玩就行。”


“槽,连你都要抛弃我!”


“我要再敢动动你,怕是肠子都要被你老公打出来了,你走吧,我们下次见。”


“Kang你个王八蛋!!!”还没等我说完,Kang就把我往前推,因为人实在太多了,我的脚根本没地方放,一不小心就撞到了前面正在走路的Ming。哎呀妈,这后背可真硬,撞得我好疼。


被撞者回过身来看了我一眼,却只装作陌路人而已。


这家伙…真是被醋坛子砸昏了头脑。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况且那个表妹还一直盯着Ming看。我只能继续在后头默默跟着,谁让这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认识的也只有Ming一个人。


“你一个人来的?”有个人试图跟我搭讪,一看就是个攻。


“呃,我…”我朝前看了看那俩表兄妹亲密无间的样子,“一个人来的。”


“槽,真的吗?”他看起来激动中透着一丝意外,“来跟哥哥们一起玩吗?”


我可不想死…“不用啦,谢谢。”


“新年快乐!!!”咻咻咻,他们那小队不由分说就朝我开枪,我真是倒霉到家了。


“够了!”


“…”


“停下!”我努力想要制止他们。


“…”


“我说快停下啊!!!!”


“各位。”我听到了Ming的声音,他好像回来了,将我护着,把我的头埋进他的胸口。


我有那么一丝晕眩,看他刚才一副水火不容的样子,我还以为他已经远远地走掉不管我了呢。“他是跟我一起来的。”


我突然心跳加快,大家肯定都看到我俩抱着的样子,可对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他只是抱着我,要将我保护起来。


虽然对他这样的行为有些不解,毕竟众目睽睽之下对我搂搂抱抱是需要勇气的。我努力往他胸口蹭,有些害羞,身体还湿嗒嗒的,但这种感觉真的很棒。


“你到底是一个人来的还是两个人来的啊?”


“他跟我来的。”Ming再次强调,他们互相看了看,自讨没趣地走掉了。


我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水珠,Ming把我拉到人行道上,替我检查眼睛里是否进了异物。


“Ming葛格你不是说你不认识他吗?”


Ming并没有搭理身后怨气满满的表妹,把注意力都放在我的身上,全神贯注地帮我检查眼睛。我眼睛还是睁不开,一睁眼就觉得里面有东西粘着。


“好些了吗?”


“不好。”我实话实说。


“别玩了,回家吧。”Ming拉起了我的手。


“嗷,Ming葛格!”拉拉十分不愿意,“那我呢?”


“我会叫我朋友来照顾你的。”


“Ming葛格!!!!”


Ming就这样拉着我走向地铁站,我拖着湿漉漉的身体低头颔眉地跟着他。


“我并没有劈腿。”我借机解释,“他只是想耍耍你。”


“跟这没关系,我只是生气你为什么要骗我。”


“因为…”我一时间找不出合适的借口,“怕你误会。”


“可这样还是误会了。”


“你知道是误会了,那就说明没问题啦!”


Ming看着我,觉得我在耍小聪明。


“真的没什么。”我努力让他相信,“他求我陪他,那我只好陪他来了,我很抱歉没有跟你说实话,我怕你会丢弃表妹特地来找我。”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眼正在赌气的拉拉。


“呵。”Ming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会这样,所以才没带你出来。”Ming看了眼浑身湿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全是男的来朝你射水。”


“我也想不明白。”我说道。


“那现在怎么说,继续玩还是回家?”


“继续玩/回家!”前者是拉拉的回复,后者是我的回复,我赶紧改嘴,“你就留下来照顾表妹吧,我先回去了。”


“不行,怎么能这样。”


“嘿Kit!”本应消失的Kang这时候又出现了,“你要回去了是吗,正好我也要回去。”


我家Ming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发生喽。


“你想干什么,我的男朋友,当然得由我送回家。”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你别找麻烦。”


“好啦。”我拉开他俩,“你们,一个是我朋友,一个是我男朋友,有什么好吵的。”


不管我说什么,他俩就是杠上了。


“我自己回去就行,Kang你想去哪就随你去哪,还有你Ming,好好照顾你表妹吧,就这样。”


“但是…/但…”


“就这样啦!”


我朝他们挥了挥手,没跟拉拉好好打个招呼就匆匆上了地铁。我的宋干节就是专门给人送人肉靶子来的。





“醒醒…”


“…”


“Kit,吃饭啦。”


“…”


“Kit!”


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说话,我已经洗好澡预备进入深睡模式了,却被来人弄醒。我睁开眼,看到Ming的笑脸。


“你来了?”我说道。


“嗯,带表妹去玩了会儿就回来了。”


“嗯…”


Ming和昨天一样坐在沙发上,放佛今天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两只手杵着下巴盯着我看,像个委屈的小宝贝。


“你干嘛…”


“监视。”


“监视什么?”


“防止你再跑出去偷汉子。”


“你丫!”我抽了抽嘴角。


“好啦好啦,我已经跟Kang聊过了。”Ming说道,“他跟我解释清楚了,是我自己不分酸甜苦辣地乱吃飞醋。”


“你知道就好。”


“但你别再去找他了好吗…他以前喜欢过你不代表现在就会收手。”


“我把他当朋友而已。”


“我都说了让你不要去找他啦。”Ming态度很强硬。


“可…”


“怎么?”


看来这次我不得不认输了,我第一次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我揉了揉太阳穴,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吧,但如果是朋友聚会那样的,你还是得让我去哦。”


“行,两人单独见面就不行。”


我望着他,在心中思忖了许久,考虑到他毕竟是个小鸡肚肠的男人,就…欸。


“好啦好啦!”


“不去不知道,一出门才发现原来我男票这么抢手。”


“我不会再去了。”我说道。


“好呀,我还求之不得呢。幸好我挡在你前面,那帮家伙醉翁之意可不在酒!”Ming表情一下子很凝重。


我忍不住笑出了一点声,然后伸手去触碰Ming的手。Ming在那么多人面前誓死保护我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这种感觉真的很令人怀念。在今后我们相处的日子里,这份回忆一定会永远陪伴着我们。


“谢谢。”我的回答很简短,Ming有些愣神,但是见我朝他微笑了,也马上对我笑了笑,还把脸贴过来吻了我一下。


家里并没有其他人,我不需要避讳什么,于是我回吻了他。Ming笑了笑,和我一起坐在沙发上,把吃的也拿了上来,还有遥控器。接下来我们就在一起看起了电影,我才是我们简单充实的小生活。


我和Ming吵完架很快就会和好,这次也一样…


今年的宋干节就此告一段落啦。


【以上就是Kit的部分啦~】

评论

热度(157)